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华犹旅游网 > 正文

华犹旅游网

2017-09-08 06:51:51作者:刘骏韬 浏览次数:75798次
摘要:摘自华犹旅游网收拾完毕,左非白便开了威龙去到翔天大酒店,走入大厅,四下扫视了一周,便看到霍采洁已经到了。吃完了饭,洪家人自然安排佛磊休息,一夜无话。唐晓嫣将胳膊从左非白臂弯抽了出来,点了点头:“练完了,这是我朋友,我们一起去吃饭。”

左非白却知道自己不能留手了,这个颂猜,可以说是自己下山一来遇到的第一个格斗高手,自己是来救人的,如果先倒下了,那么邢丽颖也就危险了。乔真说完,便合上了红木盒盖,递给左非白。左非白沉吟道:“具体还不知道,只是有个大致的想法,所以才来请教您,我想要寻找的法器,除了品质要高以外,还要合乎阿房宫的地位才好,最好……是秦代法器!”!

  李健“冷漠”?《快男》洪雨雷力挺:看到他柔软一面

  上周六(9月2日)快乐男生洪雨雷携手王南钧、聚来提等李健战队成员重新演绎了李健的经典老歌《完美坚持》。五个大男孩各具特色的嗓音将这首歌诠释得极具青春正能量。提及演唱之后的感想,被李健称为“快男清泉少年”的洪雨雷直言:“这首歌代表着对梦想的坚持。我还蛮骄傲在面对父母的否定以及各种困难面前,凭自己单纯基于对音乐的热爱坚持了下来。”

李健战队

  清泉男孩大蜕变

  “参加快男是想证明我不比科班出身的人差”

  在快男的残酷舞台上,李健团队不幸惨遭“团灭”。为了鼓励学员们,提醒他们不忘初心,李健决定将这五个追逐梦想的大男孩集结在一起,重新翻唱自己的励志歌曲《完美坚持》。谈及此次录制,内敛、容易害羞的洪雨雷略显兴奋,“录制之后效果不错,我也感慨很深,《完美坚持》代表着一种对梦想的坚持。”说到梦想和坚持,洪雨雷侃侃而谈,“我还蛮骄傲的,虽然也有很多困难,但是我单纯基于对音乐的热爱坚持了下来。高中的时候我也想考艺术院校,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唱歌,但我爸爸说不行。他觉得这一行太难了,很多人都唱得很好,还是专心考一个好大学。这次参加‘快男’其实纯属意外,对我来说相当于是助推剂,通过这个比赛让爸妈知道其实我是可以的,我不比科班出身的人差。”从初登舞台握话筒也会手抖,到现在渐渐充满自信,也让我们看到了李健眼中这个清泉般的少年经过比赛之后的转变与成长。

  而这次录制歌曲重遇李健,洪雨雷笑称,感觉遇到了“班主任”,“我们先到录音室,坐了一排打游戏,健哥进来的时候看了我们一眼,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就面面相觑,气氛特尴尬,心想‘哎,怎么办,健哥来了’。只能和他说我们在打游戏,他说‘没事没事,打着吧’。”洪雨雷笑称当时宛如上课打游戏,却被“班主任”当场抓包,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洪雨雷

  第一次参加歌唱比赛

  “李健让我肯定自己”

  从三百强海选边打响指边唱歌的男孩,到《快乐男声》全国七强,除了洪雨雷自身的努力外,也离不开导师李健对他的指导。其实一开始,李健就是这个清泉般的少年唯一认定的导师,“其他战队的老师可能都没有李健老师这么适合我。所以李健老师选择我作为他的学员,也是他对我的一种肯定。因为自己第一次参加比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别人的肯定是很重要的。”说到这里,一向腼腆的他略显骄傲地微微一笑,“健哥经常对我说一些鼓励的话,就是他会对我各方面进行一个认可,让我知道自己其实是可以的。”

  整个赛程下来,洪雨雷表示他看到的更多的是李健柔软的一面,“健哥他看待事情心平气和,遇到事情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但是我在比赛中有看到他柔软的一面,就是他心里的波澜以及情绪的起伏。初次见到我也会害怕他,因为我觉得他有些严肃。但是多难得可以和明星一起合作啊,所以就逼自己去和他尬聊,例如您该剪头发了,您眼睛怎么红了之类。”外界评论李健作为导师过于“挑剔”、“冷漠”,谈及这点,他也表示其实他在最初也有过不理解李健的时候。“一开始他把我放在独唱我也不是很理解,就好像是因为我融不进去这个队伍,所以要这样做。但是我慢慢发现了这是一件好事,一开始我都在团队里,那样比较没有那么容易紧张,被单拎出来,就迫使我要克服紧张,让自己快速适应和成长。”

  爆料快男导师的日常

  李健爱调侃罗志祥爱模仿

  李健一贯给人“老干部”印象,洪雨雷却透露李健私下很喜欢调侃大家。“健哥私下属于很久不说话,但是一说出来就是段子,有时说出来,他自己还哈哈笑一下。他经常调侃我们,有一次他问我你第一句歌词是什么,我说‘会不会有一天四季全变成夏天’,健哥马上说‘那是不可能的’。他还说我形象不错,大妈们也喜欢,一看长得像自己孙子,多高兴。”谈及李健之外的其他导师,洪雨累透露,不同于李健时不时来个小段子,罗志祥则是一个模仿选手日常行为的高手,“小猪老师特别逗,他经常会模仿我们,之前他也有模仿过我摔笔的那一段,模仿得真的很像又很好笑。”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快男十强唯一的素人选手,如今的洪雨雷从音乐品位、唱歌技巧到为人处世、内在修养,都大为提升。这个李健最喜欢的选手,正向着能让导师骄傲的道路上努力奋斗、不断前进。

“咦,长生怎么了,不对劲啊……”左非白心中一阵不安,不过苦于正在开车,左非白又不是老司机,无暇分心,刚才一走神儿,差一点追尾前车。“好小子!”玄明也不由惊叹,这个家伙,心收的好快!如此心志,非同一般!“呵呵……不过你不必过分担心,只是配合水鹿庵做些事情吧,这件事线索太少,恐怕多半破不了案了,为期三个月,如果不能破案,我们灵异部就将结案,到时候就没你的事了。”。

左非白迷迷糊糊之间,缓缓张开双眼,见自己正靠在岩壁上,感觉自己还有些发烧,不过身中火毒的症状却已经大大缓解了。洪浩无奈,只得把饭端走了。哼,狂妄自大的家伙!我停云今日要让你和龙虎山上清观名誉扫地!“温霞,你……”何千秋一阵气苦,她虽然知道温霞是有把柄在白沐尘手中,有苦说不出,但看到温霞说出违心的话,还是不免怒气勃发。。

龙老大笑道:“宋兄,可别给我戴高帽了,有周总在这里,我可承受不起啊。”洪浩惊道:“为什么?你不是找出埋在树下的厌胜之物了么?”虽说左非白并不贪图这些东西,但华夏毕竟是个人情社会,你来我往很是正常,若是讲人家拒之门外,难免有些不近人情了,更何况,多个朋友多条路,更不用说是罗翔这样的土豪朋友了,而且,有谁不喜欢钱的?!

左非白道:“这风不是普通的冷风,而是煞气,煞气如潮……不太妙啊。”左非白笑道:“哈哈……洪浩,如果红日国将秦朝批量生产的东西作为宝贝,那岂不是也太没眼光了点儿?”“一千块吧,真的不能再低了,五百块进价都不够的。”地摊老板苦着脸道。!